浙商资产研究院《不良资产行业周报》(第116期)

2020-04-30

本期要点:
一、政策动态
(一)银保监会密集批复:金融资产投资公司可做非债转股业务
(二)吉林AMC被判解散:10亿资本金被挪用9.65亿,从来没做过不良业务
(三)中央政治局会议:分析研究当前经济形势,部署当前经济工作

二、行业讯息
(一)地产规模经济告终 年度目标增速超20%的房企寥寥无几
(二)信托业艰难转型
(三)央行公布一季度信贷流向 将继续支持实体经济
来源:浙商资产研究院

一、政策动态
(一)银保监会密集批复:金融资产投资公司可做非债转股业务
近日,银保监会官网公示了一则《关于交银金融资产投资有限公司通过附属机构在上海开展不以债转股为目的的股权投资业务的批复》,这意味着原本专为债转股设立的银行系金融资产投资公司可以从事非债转股业务。批复显示,《交银金融资产投资有限公司关于申请开展不以债转股为目的的股权投资业务的请示》(交银投资〔2020〕3号)收悉。经审核,同意交银投资通过附属机构交银资本管理有限公司在上海开展不以债转股为目的的股权投资业务。批复规定,应在上述业务范围内重点参与开展与上海自贸试验区临港新片区建设以及长三角经济结构调整、产业优化升级和协调发展相关的企业重组、股权投资、直接投资等业务,并应严格遵守《金融资产投资公司管理办法(试行)》等有关规定和监管要求。此外,公司应持续完善相关内部管理制度,做好风险隔离,并及时向银保监会报告业务开展过程中的重大事项。

评论:金融资产投资公司设置的初衷是为所属的银行集团提供资产承接和债转股,原则上该机构应当作为不良债权的终端处置商,并且处置方式限定为债转股。但从银保监会对交银投资的批复来看,这一限制被打破。交银投资不仅可以从事非债转股的不良资产业务,还可以从事非不良资产业务,相当于全面放开业务范围限制。其他金融资产投资公司也适用该批复,银行下设金融资产投资公司摆脱不良资产特征,向全业务类型投资公司转变。

(二)吉林AMC被判解散:10亿资本金被挪用9.65亿,从来没做过不良业务
中国裁判文书网于4月15日披露了吉林省金融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吉林资产)、宏运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宏运集团)公司解散纠纷再审审查与审判监督民事裁定书,一、二审法院均判决解散吉林资产后,前述两家公司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请再审,最被终驳回。吉林资产成立于2015年,是经吉林省人民政府批准设立的省内唯一一家地方资产管理公司,由吉林省金融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吉林金控)与宏运集团发起设立,注册资本10亿元。其中吉林金控出资2亿元,占注册资本20%;宏运集团出资8亿元,占注册资本80%。2015年7月10日,经原银监会备案许可,吉林资产可以开展金融企业不良资产批量收购、处置业务。不过,在吉林资产成立后不久,宏运集团便将9.65亿元资金外借给其实际控制的关联公司,而对于该重大经营决策事项,既未事先提交股东间、董事间沟通,亦未经股东会、董事会审议决定。这也导致吉林资产无充足资金从事不良资产批量收购处置等主营业务,小股东吉林金控最终将吉林资产、宏运集团告上法庭,要求解散吉林资产。目前,除了吉林资产,吉林省还拥有吉林省吉盛资产管理有限责任公司,该公司于2016年8月正式组建,是经吉林省人民政府批准设立的国有独资企业,由吉林省国资委履行出资人职责,注册资本金100亿元。其经营范围包括吉林省范围内金融企业不良资产的批量收购、处置业务。

评论:吉林AMC在设立之初是由吉林金控和宏运集团共同设立,而且吉林金控作为国资代表仅占20%股份,这其中便埋下了日后纠纷的隐患。一般意义上来说AMC作为特殊金融机构,其运作经营涉及大额国有资产交易,因此应当由国资控股来保证无利益输送。但是吉林AMC受宏运集团控制后资本被抽离,无法正常履行监管要求的主业业务,其根本还是金融机构股东资质问题。

(三)中央政治局会议:分析研究当前经济形势,部署当前经济工作
4月17日,政治局再次召开会议,分析国内外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形势,研究部署抓紧抓实抓细常态化疫情防控工作;分析研究当前经济形势,部署当前经济工作。政策基调方面,会议提出要以更大力度对冲疫情影响。积极的财政政策要更加积极有为。会议重申“提高赤字率”,预计财政支出进度将会加快;明确“发行抗疫特别国债”,初步界定了特别国债的使用范围,但具体投向仍待明确;要求“增加地方政府专项债券”,两会之前需要按程序再提前下达一定规模的地方政府专项债。相比于货币政策,财政政策的传导路径更短,效果更为直接,可以“发挥稳定经济的关键作用”。
重点工作方面,会议提出要积极扩大国内需求,预计这将成为下一阶段工作的主轴。坚持房住不炒定位,促进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最近几次政治局会议都没有提到房地产市场,让一部分人生出调控或将放松的错觉。事实是,以前房地产是稳增长的支柱产业,现在则是关乎社会稳定的民生产业。房地产对资金和资源的虹吸能力过强,只有看住房地产,才能保证宽松政策不跑偏。

评论:此次政治局会议的主要内容是如何在内外部形势复杂的情形下保发展。其中与AMC联系较为紧密的是房地产行业的发展前景。从会议通告坚持房住不炒的态度来看,中央具有很强的战略定力和资源调配能力,房地产及资产价格可以保持稳定,但不是刺激经济的工具。

二、行业资讯
(一)地产规模经济告终 年度目标增速超20%的房企寥寥无几
过去几年,中国房地产高速发展,让许多地产商通过高财务杠杆和快速拿地赢得了不错的市场机会,继而从百亿级销售规模的公司一步跨过千亿级门槛。其中,阳光城、正荣地产、融信中国、中梁控股、中南置地等公司几乎都是受益者。几年前,这些公司内部的销售目标无疑都要一年翻一番,在地产圈快马加鞭地发展。不过,今年开始,大家都意识到,通过规模增加话语权的路径行不通了。从目前各个公司披露的年度销售目标看,规模增速超过20%的公司寥寥无几。比如万科就只保证今年销售比去年高,而碧桂园干脆不披露销售目标。世茂房地产销售目标则是3000亿,公开数据增速不超过20%。正荣地产公布的销售目标从增长看则低于10%。唯独中骏集团和宝龙地产,把自己的增长率定在20%~30%区间。

评论:从2008年4万亿救市至今,房地产行业经历了长达12年的牛市,但其中隐藏的风险也不断累积。从各大房地产商披露的经营目标来看,即便是头部机构也下调增长预期,只有少数快速发展的中等规模机构还在谋求扩张。但是一两家中等机构的贡献不足以拉动整个地产市场,因此2020年房地产价格以及连带的土地需求都会受到负面影响。

(二)信托业艰难转型
继限非标、去通道之后,压降融资类信托正在成为监管新目标。公开数据显示,2019年信托公司受托资产规模为21.6万亿元,较2018年年末的22.7万亿元下降4.85%。与此同时,2019年末信托行业风险资产率则大幅上升至2.67%。转型压力之下,行业资金正在寻找新的出口。记者注意到,近期,资产证券化业务有升温迹象。早在2018年底,彼时已初具规模的高端财富管理形态家族信托、消费金融、资产证券化业务被称为信托转型的“三大风口”。但接受记者采访的多位业内人士分析认为,目前上述业务不同程度上面临着盈利困境、信用风险、声誉风险等诸多问题,与此同时,家族信托、消费金融受今年新冠疫情影响,冲击较大,这些业务短期内很难撑起信托公司的业绩。

评论:信托业经营的困难局面与房地产有一定的联动关系。家族信托、消费金融、资产证券化三大风口对应的底层资产分别是海外资产、个人信用、房地产。海外资产方面资金出海受限,个人信用方面则面临消费降级,最后房地产也不作为刺激经济的工具使用。因此三大风口在当下的逆境中难以发挥作用,信托业开始艰难转型。

(三)2020年一季度社会融资规模增量统计数据报告
2020年一季度社会融资规模增量累计为11.08万亿元,比上年同期多2.47万亿元。其中,对实体经济发放的人民币贷款增加7.25万亿元,同比多增9608亿元;对实体经济发放的外币贷款折合人民币增加1910亿元,同比多增1669亿元;委托贷款减少970亿元,同比少减1308亿元;信托贷款减少130亿元,同比多减966亿元;未贴现的银行承兑汇票增加260亿元,同比少增1789亿元;企业债券净融资1.77万亿元,同比多8407亿元;政府债券净融资1.58万亿元,同比多6322亿元;非金融企业境内股票融资1255亿元,同比多724亿元。

评论:一季度银行系统新增融资规模7万亿,社会总融资规模新增11万亿,给不断下行的经济提供充沛的缓冲。在这新增社会融资中,主要流向还是实体经济和第三产业,这些机构盈利能力较弱但吸纳就业能力较强,因此对社会稳定具有重要意义。当前经济稳定和社会稳定是重中之重,要做好两项稳定才能为后续的刺激发展谋出路。

(三)央行公布一季度信贷流向 将继续支持实体经济
人民银行16日发文表示,将通过定向降准、再贷款等政策措施,继续引导信贷资金支持实体经济特别是小微企业的发展,预计小微贷款的规模和覆盖面将持续较快增长。2020年一季度是实体经济受疫情影响的承压期。人民银行灵活运用多种政策工具,金融逆周期调控力度大幅增强,金融体系对实体经济的信贷支持力度明显加大,一季度,各项贷款增加7.1万亿元,是季度最高水平。在信贷供给总量增长明显的同时,信贷结构优化,信贷支持的针对性和有效性也在增强。人民银行介绍,一季度抗疫和受疫情影响大的行业得到有力贷款支持。较多中长期贷款流向制造业、基础设施和服务业等领域。

评论:从人行公布的数据来看,2020年一季度是明显的承压期,具体表现为企业和居民信贷需求大幅收缩,金融系统内资金流动性下降。为了缓解这种流动性停滞的问题,人行采取多重政策手段来增强逆周期调控。整体来说流向制造业和基建领域的资金能够较好地保证就业和经济增速,我国经济与国外之间的差距能够相对收缩。